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家长EQ课堂文章 >> 如何快刀斩乱麻地终结“不合一言”的沟通?
如何快刀斩乱麻地终结“不合一言”的沟通?
作者:老樊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更新时间:2017-02-16


01


前两天,我在街上遇到这样一对夫妇。


男的高大帅气,女的窈窕漂亮(这描述好容易让人联想到2月1日的“杀妻隐瞒三个月案”啊)。更关键是,他们有一双无敌粉嫩可爱的儿女。六七岁的女儿乖乖地牵着妈妈的手;爸爸推着婴儿车里两三岁的儿子,和谐美好得好像明星街拍。不然我怎么会跟了一条马路呢。


这一跟,还真有故事。


妈妈说:“趁着今天有时间,我们带孩子去游乐场玩儿吧。”


“不去!破地方有什么可玩儿的。”当爹的一噘嘴。


“还是去吧,孩子们都想去。”妈妈说到这里,女儿轻轻地摇了摇她的手、看看父亲,表示赞同。

“说了不去就不去,改天再说吧!”爸爸不去的原因“狗仔”自然是不晓得,但他的不耐烦我却认得。


“可我马上要出差出国去了,怕没时间啊。”妈妈又为孩子们争取了一下。


“你出国显得你很屌是吗?你出差显得你很忙是吗?”爸爸火药味儿十足地接腔。


这一梭子枪,打得我实在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所谓的交流起来“不合一言”,说的就是这阵仗吧。这没来由的心虚攻击,妥妥地把他从一米八的男子汉,变成一米四的武大郎。


妈妈委屈地闭了嘴,两口子之间沉默了。


我本来还期待一个刚烈女子如何怒怼回去的戏码呢。但这位独立女性在家庭生活中如此温婉贤淑,让我没能得逞,但为她憋屈的难受。




02


“不合一言”的沟通多着呢,仔细观察,就发现遍地开花。


大年三十的时候,我们北方人爱包饺子。今年弄多了,剩下的饺子馅到初五还没吃完。我勤劳勇敢看不得浪费的爹,就在剩下的馅儿上面打了三个鸡蛋,上笼蒸,弄成那道名菜“肉糜蒸蛋”的样子。不仅端上桌号召大家吃了一顿,还留到初六,自己准备继续下酒呢。


我妈不淡定了,开始不断唠叨,翻来覆去就是那三段论:“肉制品放了那么久还能吃吗?吃了会健康吗?吃坏肚子,比浪费东西更浪费!——这种勤俭是种愚昧的勤俭。说他怎么就不听呢?固执老头就让他拉肚子吧,我可不伺候他!——非要吃不可吗?放了那么久不坏也够呛,就这人就是说了不听……”(再次循环)


见一次说一次,对我爸说、对我说、对我老公说、对我儿子说……我爸还会跟她争辩几句;我们几个,也真是无奈:这个时候,就算她有道理,你能回应什么呢?她把道理都说干说净了,你除了“是是是、对对对!是不应该吃!身体更重要”地附和,还能干啥?


我爸吃了两顿,我妈说了五六次。当她念叨到第三遍的时候,我明显看到我老公脸上跟我一样的“呵呵”表情。


这种沟通也没法进行下去不是嘛。



03


还有这种。“我就是有理”,同时内心OS“其实我也是没招儿了”型。


我闺蜜黄大夫力荐电影《降临》,最近受不了影院低音炮的孕妇干脆买了原著《你一生的故事》来看。小说中,第一人称叙述的语言学家露易丝,面对不肯睡觉的女儿,能说的也只有这两句“我不管,你非上床睡觉不可”、“因为我是你妈妈,我说让你睡觉,你就得睡觉!”


看来爹妈的无奈是跨越国界的。露易丝比较强的地方是稍后的反思:“我居然真的说出了这句话!老天呀,派个人把我一枪打死算了……小时候我曾经发过誓,等我当了妈妈,一定要和孩子讲道理,把孩子当做一个有智力、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来看待——所有的誓言全都成了零。我正一步步变成自己的母亲那样……”


这也是种沟通中“不合一言”的分支,当孩子说“但是我不困。”“我就是不困。”“我为什么要去睡觉?”“我就是不睡觉,我看你也没办法”……


不Get一种终极方法,你还能咋样?目标的纯洁,并不意味着手段的明智。




04


说白了,沟通“不合一言”就是这么逼得你没招儿。


有的时候开始争辩时,就已经相当于认怂了;要么就得大吵一架,弄得两败俱伤、一肚子怨气。比如那位妈妈和她老公。


有的时候去回应,不仅毫无助益,貌似还火上浇油;说话者明明有理,我们想认同,但站队时却站得窝窝囊囊,忍受唠叨和抱怨的煎熬。比如我和我妈。


有的时候,你碰上的是个正值自我意识膨胀叛逆期的小人儿;或者已经长大了、但这个疙瘩始终没过去的成年版的“混不吝”,就觉得自己被堵得死死的,始终没有解药,只能变成自己都厌恶的那类父母和那类对手。比如《你一生的故事》中的露易丝和女儿。


咋办?



05


我们之所以觉得不爽,无非败在希冀通过语言来解决问题上。


这年头,热衷于语言给自己带来爽快的人太多了。


但事实却是:与其用语言控制别人,不如用行动控制生活。


那位妈妈完全可以对老公说:“我不知道什么让你不开心、有些烦躁。但我要带孩子去游乐园,他们非常渴望,也需要。你可以去忙你的。”然后潇洒地带娃儿扬长而去。别跟我提什么“丧偶式教育”,这位爹在孩子面前说出那几句话的时候,我宁愿他缺席。


当然,我知道大家期待一个更过瘾的版本是:“妈蛋,去你的!老娘我自己带孩子去!”如果真想说,也别委屈自己。


我的做法是,对我妈说:“也许我爹也不想吃了,只是在您老面前抹不开面子,只能死硬到底。这样,我倒了它,您跟我爹都清静了!他问起来时,就说是我处理掉的。”我起身就把名菜“肉糜蒸蛋”一股脑倒进了垃圾桶。我妈消停了;我爸更绝,甚至问都没问一句,就任凭他的名菜这么消失了。


露易丝毕竟不是心理学家。小朋友和“混不吝”见规则也得矮三分。“九点半上床睡觉,是我们家的规则。至于为什么睡觉,我相信你已经非常了解了。只是玩儿起来让你非常高兴,更加不舍得去睡觉,我能理解。”然后轻柔地抱起孩子(如果轻柔不了,稍微有点儿力道也行;别出气似的抱,弄不好就成摔摔打打了)、放在床上、讲睡前故事、熄灯、轻拍……越小用越好,十岁的大小伙子和大姑娘怕是你就拖不动了呢。如果孩子抗议地大哭,还有一套呢:“睡觉使你不能玩儿了,这让你很伤心。我理解,你可以跟你的伤心小人待一会儿。需要我帮忙吗?”温和而坚定嘛,三五次保管消停。情商快乐营的爹妈都知道。


在人家的套路里,你明明不是对手,为啥还不亮自己的绝招呢?


对付成年“混不吝”的各种口头过瘾+行为麻溜能执行的版本,大家就自行脑补吧。作为教育者,老樊还要脸呢。虽然恶毒的语言,我在七八岁到十几岁之间也练得很多,但高情商、有技巧地解决问题,不是人类进步的标志嘛。


情商快乐营 版权所有 沪ICP备08015477号 客服电话:021-68543676
copyright © 2008 kidseq.net All rights reserved